灯理栗栗栗

aph/镜音/山风大法好/山组竹马万年甜/红黄双担/deutschland /长时间处于脱力状态( ´Д`)

大学的同居生活²







说好的单周更(你还晚了几天)所以我胡汉三又回来辣((快别闹 勉强国庆发出orzz



看了个普洪的MAD虐cryyyy( •̣̣̣̣̣̥́௰•̣̣̣̣̣̥̀ ) 于是更加坚定了我要写轻松愉快向的√√




-请慎重食用
-本篇普爷男友(主妇)力Max←2333
-对自己的文笔都不想说什么了

















<2>
[你怎么会在这里啊啊?!!]异口同声。

基尔伯特觉得上帝和他开了一个飞机场大小的玩笑。
本以为来的会是个文静可爱的姑娘,他也终于可以摆脱bachelor/DT的称号有一段向往已久的小桃花。每年妈妈来的电话[基尔啊你有没有女朋友啦?]也可以非常自豪地带着兔属性的小女友回家,但是…现在这是个什么状况啊!!虽然对面站的女生确实挺好看的但他可是领教过她的本事的啊!他怎么可能会和这种暴力的男人婆有一段美好的恋情啊,上帝你送给我的是小炸弹不是小桃花啊!!把我的小桃花还给我!!他在心底呐喊。

就是要找一个治得住你性子的人,不然这么嚣张迟早有一天被我一不小心失控弄死。某位白胡子的老爷爷坐在云端上慈祥地笑着(面色发黑),用手指戳了戳身边的云。

基尔伯特就看到黑色的夜空中一道闪电划过,紧接着就是炸雷在窗外响起,下起了暴雨。莫名地抖了一下。

雷声也把在发愣的伊丽莎白的思绪给拽了回来。眼神慢慢聚起了焦。就看到对面的那个困扰了她一天的银发男子正一脸[大爷我倒了大霉]的表情,什么啊…为什么他还一脸的不情愿啊…[明明倒霉的是我…]伊丽莎白连发火的力气都没了。


慢慢地转过身,提着自己的行李箱转进了客厅右手边的房间,毕竟房东太太住在楼下呢,不能太吵。回到房间,看到了早就铺好的米色被子,把行李箱往门后面一放,手上的重量一下就被卸了下去连带着胳膊都轻松了很多。伊丽莎白翻身扑向了那床看起来很柔软实际也是的被子,啊啊,暖暖的味道。经过一天的身心折磨,就算是精神力强大如伊丽莎白也不大撑得下去,不一会儿,她就抱着被子沉沉地睡了过去。

说实话基尔伯特在看到对面的伊丽莎白提起箱子手上微微暴起的青筋时以为她要把那玩意丢过来,身体已经下意识做好了抗击打准备。但没想到她只是沉默地提起箱子,转身进了卧室。整个房间里就剩下发愣的基尔伯特和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胖鸟,他抓了抓头上翘起来的头发,招呼着名叫[肥啾]的小鸟回房间去,但关门的手在最后一秒停顿了一下。


[感觉男人婆好像没什么精神…]

他甩了甩头把那些莫名其妙的想法甩出去,关上了门。[咔嚓。]
房子陷入了漆黑只剩雨水冲刷窗户的声音。



也许是因为生物钟的问题,伊丽莎白在第二天的6:00准时地醒了过来。她呆呆地看着雪白的天花板,过了大约5分钟又再一次把头埋进了被子里,强迫自己再睡一觉。毕竟上课要9点她就算7点起也完全来得及。但在床上滚来滚去磨磨蹭蹭了快10分钟还没睡着。最后只好认命地从床上爬起来,简单地梳洗了一下,穿上运动服决定去附近的公园晨跑。
伊丽莎白小心地推开门,在清晨阳光的照射下整个客厅就像是快融化在里面了一样。[那个谁…额…基尔博德还是什么的…嘛,无所谓了,他反正也说叫他基尔就可以了,还没起床啊。]也许是错觉,她觉得里面好像有什么掉在了地上,发出沉闷的声音,但只有一声就听不到了。她耸了耸肩,忽略了这件事,直接出门。

基尔伯特是痛醒在地板上的。后脑勺被撞得生疼,脑子里嗡嗡地响,双眼在睁开的一瞬间就看到一片黑白的雪花。右手盖上眼睛,大约又过了5分钟,其实他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反正当他再睁开眼睛的时候视野是正常的了,就从地板上慢慢地坐了起来。虽说从小睡相就差可从床上掉下来还是第一次而且大爷他都这么大了(扶额)


[嘛…那啥…这说明大爷我童心未泯!!] ((大爷你也是个要面子的…


事实上本来基尔伯特是不会掉下来的。他抱着被自己无意识睡眠状态下卷成团的被子睡在床的正中央,但伊丽莎白故意放轻的脚步声反而导致本来睡眠就较浅的他有点醒了过来,向床边翻滚了90度,结果那团重量很大的被子就直接压在他身上。然后又是下意识地要把这团被子弄走,他又再翻了90度…再……就滚到了地上。(摊手)



基尔伯特打开门,一片寂静,男人婆好像还没起床。
[肚子有点饿了啊……]一个人喃喃自语道,顺手又从冰箱里拿了两个鸡蛋,和四条培根。看着鸡蛋的边缘在油里慢慢变得金黄,培根也散发出好闻的味道,基尔伯特发出了[这才是生活啊]的感叹。把鸡蛋和培根分别装到盘子里放到自己这边和桌子对面。[哼哼,让这个男人婆看看明明自己是个女人还要没大爷我会做早饭。kesesesese…]基尔伯特抿了一口桌上白色马克杯里微凉的牛奶,一边嚼着烤得正好的吐司一边想着。嘴里的东西还没咽下去,就传来了开门的声音。他本以为伊丽莎白起床了,就歪过头看着她的房间,但没有任何人出来。回过头就看到绑着马尾辫的伊丽莎白气喘吁吁地开门走了进来,基尔伯特惊呆了。
[说好的男人婆还在房间睡觉呢!!导演剧本不太对啊!!]
伊丽莎白哪知道对面这个看起来蠢兮兮的人在想什么啊。非常哥们地对基尔伯特说了一句[哟,早上好!]就拿起了放在桌上的白色马克杯,把里面的牛奶一口气喝完了。((像801姐这么大气(健忘)的人好好地睡了一觉早就忘了大爷的那些缺德事了(无所谓脸) ←不!

[啊,爽。]幸福脸。

[……………∑等等啊喂!这可是大爷我才刚喝了一口的牛奶啊!你特么一口就给我喝完了我怎么办!]基尔伯特徘徊在了暴走边缘。

[诶呀~抱歉抱歉~我再给你倒一杯,话说牛奶放在哪里啊?]


[哦,在冰箱里面。]

瞬间降温。


伊丽莎白从冰箱里拿出了一大罐牛奶往马克杯里倒,基尔伯特则在桌子的这面发呆。一时间,餐桌上蜜汁沉默。伊丽莎白看着牛奶慢慢注入杯中,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她刚才喝了基尔伯特的杯子!!她!刚才!…………///////////wtf#@”、:$&*$@她感觉脸上的温度光速上升中,脑子里一片浆糊。

基尔伯特看到对面的人的脸以他可见的速度迅速变红,眼神瞟到早就满出杯子的牛奶都快流出桌沿滴到地板上了。开什么玩笑!这可是大爷昨天刚打扫过的地方!!伸手拿来了抹布把桌上的超危牛奶擦干净,基尔伯特吁了口气,抬头看到对面那个傻女人还在混乱,脸比刚才还要红了。

[喂…你这家伙…难道发烧了吗kesesesese 体质好差啊sesesese]

透足了傻气的笑声让伊丽莎白回过了神。[看他那个表情好像完全没在意(想到)我用了他的杯子啊…我一个人在这里纠结个什么劲啊…就算自己是画漫画的脑洞也不可能开在这种人身上啊……]想到这里她瞬间冷静了下来。

[哈?你在说什么啊?我体质差?!差的是你吧哈哈哈!现在还喝这种甜到死的牛奶你是有低血糖吗!哈哈哈哈哈]

[本大爷就是喜欢吃甜食怎样!]

眼看着一场以糖分为导火索的无聊的斗嘴就要开战,基尔伯特想起来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没和伊丽莎白说,便急急地转了话题。

[喂,男人婆,你知道吗,房东威尔士太太说要去旅行了,你说,要不要去送她?]不知道为什么伊丽莎白觉得现在正在困扰中的基尔伯特和他平时比起来有点可爱。但她更惊讶于这个消息。

[诶?!她都没和我说起…在哪个车站你知道吗?]
[kesesesese求我我就告诉你(划掉)我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是东边新建的车站吧!]
[和学校反方向?!]
[那又怎么样!大爷我从来不担心这种事!去不去!]
[那课怎么办…………………算了随他!走!]

TIME: 7:00

说走就走。两个人坐上了直通车站的地铁,但伊丽莎白怎么也没想到今天会有这么多人要去orzzz,整个车厢被填得满满的,人和人之间肯定是没有什么最美的15cm了。要不是基尔伯特身材高大别人不大挤得动,伊丽莎白都要被挤出玻璃了。(想成壁咚也ok√)

TIME: 7:50

一到站,在车厢里都快被憋疯了的两个人就顺着人流走了出来。从来没觉得空气是这么的清新。深呼了几口气,伊丽莎白转头问背后正在抱怨的基尔伯特。

[对了…你知道在几号站台吗?]

[诶?!大爷我怎么会知道啊,这种事情(莫名其妙脸)]
[诶?…不知道你带我来干啥?还敢告诉我不知道?^_^*]

伊丽莎白亮出了早就握得紧紧的拳头。

一滴冷汗。

[等等啊,你要干啥!但我知道车是什么时候开的!!额…是8:30!!本大爷记性好吧!kesesese]
[基尔你是蠢蛋没错吧←_←…]

急急忙忙地跑到大屏幕(就是那种在上面写从哪里到哪里 列车次序 时间的表)前面,在基尔伯特忙着找地名的时候伊丽莎白一眼就看到了显示[coming*]的红色大字,再和时间对了一下果然是8:30的那一班车,拉着还没反应过来的基尔伯特就朝着三号口跑了起来。

[男人婆的手……好冰…]

TIME:8:15

一个瘦弱的老太太在人群中还是很好分辨的。威尔士太太头上戴着亚麻色的帽子,手的上放在牛皮的箱子上,站在一大群闹哄哄的年轻人里面。她就只是微微地笑着然后安静地站在里面。
基尔伯特拽住还在往前冲的伊丽莎白,指向还没发现他们的威尔士太太。[男人婆,在那里啊!]然后掉转了方向由他抓着伊丽莎白向老太太走了过去。

威尔士太太看到了走近的基尔伯特,朝他摆了摆手。

[基尔,不是说过不用来送我嘛…我就是出去玩一两个月,没事的,你要好好照顾伊莎啊。](太太神队友)

[她才不需要我照顾嘞…]基尔伯特撇撇嘴,然后背部传来了剧痛。((大爷花样作死

[^_^这样啊~]伊丽莎白笑眯眯地从基尔伯特身后走了出来,看着躬着身子的基尔伯特。

[阿拉…伊莎酱你也来了啊…课怎么办?]威尔士太太有点惊讶。

[课还没开始呢,您不用担心。但是为什么这么重要的事都不告诉我呢?]伊丽莎白有点生气,她难道还不如旁边这个神经大条的人值得被相信吗?
[嘛 不告诉你是因为你早上要上课,我怕你迟到才不说的。而且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威尔士太太笑着解释道。



从通道的另一头传来了机械运动的声音。威尔士太太理了理被疾风吹歪的帽子。

[看样子我也是时候走了呢,伊莎酱。虽然刚才我叫基尔要照顾你,但你也要好好照顾他哦。虽然在人际交往上是个比较粗线条的人,但他很善良,而且很仔细。也许我说了你也不信,但是你可以慢慢了解☆]这个风趣的老太太朝伊丽莎白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伊丽莎白当然知道房东太太想说什么,但她真的完全不知道这个自恋狂有什么好的。(摊手)

车很快地就进站了。老人家坐在窗边对着车外的两个人说[我会带礼物回来的,不用担心。还有………]

[?]伊丽莎白。

[?]基尔伯特。

[你们的手一直牵着呢,感情真好。]开车。

[诶?诶?!!你干嘛还拉着我的手啊?!]

[谁和这个男人婆感情好了!?嘶…好痛,混蛋你别打了啊。是你一开始来拉我的手好不好!!]


秋天才刚开始,淡淡甜甜的花香从窗户的缝隙渗入车厢。


[啊,秋天真是个让人开心的季节呢]

TIME:8:45



*这个真不清楚所以按照理解译的o(土下坐


———————(╯•ω•╰)我又来惹

征求一下各位食客的意见。有一个关于文中『杯子』的小番外 你们说是十一放出来好呢还是正文完结了再放,真的想不好啦qwq

还是和上次一样,如果食客发现了bug请一定要提出哦w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ヾ(@°▽°@)ノ




我真的会努力提高文笔的啊啊。

评论

热度(14)